关闭
中南微博
人民微博
中南微信
欢迎您进入中南大学新闻网 现在是:
 

 

【特别报道】一身迷彩家国情 携笔从戎正青春

来源:新闻中心 学工部 点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9日 作者:杨文 宁成明 摄影:张玉佳

携笔从戎为了什么?

那一抹迷彩到底有怎样的魅力吸引着中南学子?

退伍归来,军队烙印给生活、学业和工作带来怎样的影响?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走近中南大学的军人和准军人们。

迷彩梦,家国情

二办公楼504——中南大学征兵工作办公室。

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6级学生黄心怡又仔细看了一遍填写好的《应征入伍报名表》,郑重地交给武装部曹斌老师。

“你为什么想参军?”

“从小就向往军队,向往作为一个军人所有的责任感。那里有一种令我感动的热血,跟我现在过的生活不一样,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

“你不怕苦吗?”

“很多朋友都劝我别去,说我肯定受不了那个苦,但是大家也都没去过部队,只有我自己去了才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切都是未知数,不去我肯定会后悔。如果应征成功,我可以练一暑假。”

黄心怡铁了心一定要参军。

“妈妈是党员,我也是党员,她支持我去当兵。部队两年的历练比我早毕业两年去挣钱有价值得多。”资源加工与生物工程学院矿物试验1301班李育仁,已被推荐免试攻读西安交通大学材料专业硕士研究生,但他毅然报名了2017年应征入伍。

去年9月,信息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1304班的陈军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参军梦终于实现,他踏上了南下驻港部队的列车。2015年大二的陈军,在征兵通知出来的第二天就兴致勃勃地跑到武装部报名,那是他第一次报名参军,因体重不达标而被淘汰。

“明年还能再报名吗?”陈军一脸恳切,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开始了整整一年的体育锻炼和饮食养成。每天早晨,6点就起床去操场跑步;晚上,悄悄跟着国防生一起训练,跑5公里,做俯卧撑、仰卧起坐。起初,蛙跳等高强度训练他吃不消,但一想到身着迷彩保家卫国的军人,他便咬牙坚持。

365天的汗水浇灌出壮硕的体魄,2016年入伍体检,陈军合格了!

有人问他:“你还有一年就毕业了,真的要选择去当兵吗?”

“当然!当兵是从小的梦想,曾经和军营擦肩而过,如果这一次再错过,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陈军斩钉截铁地答道。

“爷爷曾是司令员,爸爸是军人,我也要当兵。”化工院2014级的孙凯特此时正在部队的训练场上。去年他不顾母亲反对,坚定地走向了军营。

曹斌对中南学子参军热情之高有深切体会,随着2017年全国大学生征兵工作网络视频会议的召开及线上线下宣传工作的推进,学校武装部的电话成了热线。截止5月16日,线下提交报名表的同学超过100人,网上报名已达969人。

剑出鞘军旅魂

迷彩着在身,全新的考验随之而来。

曾服役于16集团军特战旅的骆亮霖还记得训练攀登时的情形, 他需要在没有任何凭借的情况下攀登一根长17米的尼龙绳,手掌磨出老茧。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他将自己记录刷新到12秒,合格成绩为20秒。去野外驻训基地练习射击,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里,多枪种、高频率的弹夹更换是极严酷的考验。

部队的索降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飞檐走壁”“轻功踏瓦”,随着训练的深入,为了不影响战术操作和速度,骆亮霖不能再使用保护绳。“手腕扭伤、小腿韧带拉伤、腿部骨折,都是训练索降常有的事。”骆亮霖说起小伤小痛,眼神平静却饱含力量。

部队的游泳绝非人们在炎炎夏日时避暑的娱乐项目,每天6到7小时浸泡在水中进行武装泅渡、常规游泳训练,骆亮霖的皮肤变得异常敏感,训练期间他要靠趴着才能睡觉。

邵杨志2014年9月到西藏武警总队服役,高原反应使得他将近一个月每天早上洗漱都流鼻血。战术训练,地上全是石头和荆棘,手臂大腿全是伤口和淤青。过后好几天上下楼梯迈不开步,没有扶手要靠爬才能上去,吃饭时根本端拿不稳碗筷。他慢慢懂得当兵是怎样的一种从外而内深入骨髓的磨砺。

每年春节、藏历新年、雪顿节等等这些节日,是邵杨志他们执勤备战反恐防暴任务的重要时期,几乎每天都是五点起床、六点出发,晚上十点才撤回。一边执行任务,一边还得坚持训练,邵杨志感觉只要停下来随时都能睡着。

邵杨志记忆最深刻的一次任务:结束一直在外辗转野营、长途奔袭处置各类突发情况的卫士演习后,晚上十一点回到连队,刚把武器装备擦拭完缴库,紧急任务来了!要求凌晨两点出发四点前必须到位。一人发了两个面包两个鸡蛋后,立马出发。半路上运兵车顶棚油布被路边的树枝划破了很大的口子,山间的冷风呼呼灌进车内,邵杨志和战友蜷缩着打抖。每到一个点,下去一组,他是最后一组,腿脚冻僵,连下车都难。为了不引起周围居民的注意,邵杨志和同组班长摸黑踩着冰爬上附近的山头,趴在顶上做好伪装,等待下个命令的指示。他拿望远镜密切监视着山下路旁的村庄,听着对讲机里一组一组报告情况。

车队快来了!

一阵呼啸声过,车队安全通过,进入身后的隧道里,邵杨志瘫软倒在地上,看看时间,已是第二天的十点多了。

“苦苦奋战一夜,就为了这不到五秒的安全通过!”邵杨志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难掩激动。

“穿上这身军装,我就是一名军人。”怀着这样的信念,面对苦与累,中南人毫不退缩,战果赫赫:

材料学院2013级工程试验班曾韦雄于2015年9月应征入伍,18岁的他,是当时岳麓区年龄最小的新兵,在军队期间,第一次实弹训练便获得5发49环的全连最好成绩;

商学院金融1102班毕业生马海强,2015年直招士官入伍,不久前在全师军事技能比武中获第二名,记团嘉奖;

刘海旺被评为团“战士标兵”、王鑫被评为卫生员培训“全优学兵”、骆亮霖连续两年获得“优秀士兵”荣誉称号;

……

“军营是让人迅速成长成熟的大熔炉,学生经过两年军旅生活的历练,为后续的学习、工作注入了强大持久的精神动力,也为高校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新思路提供了有益借鉴。” 中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大学生征兵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蒋建湘说。

再出发,不畏难

从中南走向祖国各地,从象牙塔走向军营,纪律、坚韧在他们心中扎根,退伍归来不褪色,军人的作风深刻影响着现在的学业和生活。

地信院2010级陶彪退役复学返校决定考研。因为两年的知识空白,补起课来有些吃力,最初的决心有点动摇了。

“记单词有队列动作难吗?单词只由26个基本字母组成,而队列动作一招一式方位变动一丁点就截然不同。训练题错得再多又怎样?训练题只是自测的手段,而军队里的纪律触犯一点就影响大局。你压力大吗?你的压力一点也不大。”为了缓解心中的焦虑,陶彪经常把学习与军旅生活比较起来思考。

备考过程很艰难,每当有放弃的念头时,陶彪就回想班长带他们跑的重装跑。常常一个早操时间,衣服湿遍好几身。应对体能挑战,他很吃力,但从未放弃。坚持跑下来,训练得多了,渐渐有了成效,长跑越来越轻松。看到自己的付出得到回报,他愈发努力,克服了排斥心理,克服了面对困难时不自觉的逃避心理。正是这股韧劲,让他越战越勇。拿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他无比感慨军队里那段磨练了他、成就了他的闪闪发光的经历。现在,作为基础医学院2016级硕士,陶彪投入到“攻克学术大山”的任务中。

化工学院征兵专干周发老师连续两年送走10余名入伍大学生,他说:“退役归来的学生依然保留着部队养成的好习惯、好作风,大家普遍感到身上多了一份责任。”

应化1303班的温国灿学业进步明显,成绩绩点从过去的中等一跃升到班级前列。

3年前以体育生身份入学的陈熙,下定决心去部队锻炼自己的心智和体魄,让自己成熟起来。去年9月退役归来,他当了运动训练专业1602班的团支书,“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曾是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骆亮霖说:“想到自己曾经扛过枪、跳过伞、直面过许许多多心惊肉跳的时刻,现在遇到学习生活中的挫折更能够从容面对,对事物的认识也更客观、理性。”

……

即使当兵的经历渐行渐远,但那份军人的烙印不会抹去。邵杨志把人生比作一场旅行,他写道:

于我来说,入伍当兵让我感受和收获到的都是最最简单、真实又难忘的回忆。那里的天蓝得纯净透彻,无可挑剔,抬头就能看到朵朵飘散的云掠过迎风飘扬的红旗,耳边传来的是部队操练的哨音,听着最是安心。不管你来或没来,那一抹军绿就在那里,无论多少言语描述装饰,不亲身体会,你都不能明了军队生活所赋予的厚重和深沉。当兵一场,无数次匍匐于酷暑,磨砺于寒冬,无数次汗滴凝聚,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崇高,什么是威仪,只要你走上正直的路,以行为展示崇高,以内涵显示威仪,你本身就值得他人礼敬,军营永远是守望的一处风景。”

携笔从戎,追逐青春飞扬的理想;一身迷彩,锻造心怀家国的气魄。2014年17人,2015年28人,2016年47人,来自学校武装部的这组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南学子选择奔赴军营的人数呈逐年递增趋势;学校连续两年被评为“湖南省高校征兵工作先进单位”,并在全国大学生征兵工作座谈会上作典型发言,教育部官网一线采风栏目两次介绍我校征兵工作经验,湖南教育快讯以《中南大学“三个精细”做好大学生应征入伍工作》为题单篇推介我校征兵工作做法。

中南大学党委书记、大学生征兵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高文兵说:“越来越多的中南学子自愿参军入伍,有志于为祖国的国防事业贡献青春力量,这体现着中南人的经世致用和家国情怀,中南大学也正是由于一代又一代学子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担当,而不断创造着自己的价值,为祖国发展添砖加瓦。”

武装部504办公室的热线又响了,2017年,中南人会创造怎样的迷彩故事?

拭目以待。


图说中南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