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中南微博
人民微博
中南微信
欢迎您进入中南大学新闻网 现在是:
 

 

詹麟:一生志在铁路情,桃李满园育栋梁

来源:交通运输工程学院 点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0日 作者:刘雨晴 赵思哲 摄影:谭宇超

拜访詹老先生的时候,有着64年历史的铁道学院正被一场春雨浸润。我们一行三人走下微陡的台阶,沿着满是青苔的石墙走了50米,来到了梅岭村。我们今天的采访对象——比铁道学院还要大33岁的詹麟先生,就住在这里。放下雨伞,我们在略显昏暗的楼道里敲响了门。

开门的是一位阿姨,“请问这是詹老师的家吗?”阿姨微微一笑,“请进吧,我爸就在屋里。”话音刚落,在房间里的老人就起身迎了出来。是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在风雨中走过了90年的詹麟老先生!

扬州少年交大学铁路

和詹老先生的交谈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虽已耄耋之年,但詹老先生的听力正常,思维逻辑仍然异常清晰。回忆往昔岁月,詹老先生历历在目。

1927年,詹老先生出生在扬州一个书香世家。正值政局动荡、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励志读书,以救中国。奋发图强的他考取了当时扬州最好的中学,1943年考取国立上海交通大学,就读于铁路运输专业,系统学习了英美等西方国家的铁路管理理论和经验。就在詹老入学的那一年,抗日战争由战略相持阶段进入到战略反攻阶段,感应时事,国立上海交通大学谱了一曲新的校歌:“美哉吾校,真理之花,青年之模楷,邦国之荣华。校旗飘扬,与日俱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美哉吾校,灿烂文明,实学培国本,民族得中兴,宇土茫茫,山高水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这首由著名作曲家萧友梅谱曲的校歌给詹老留下了极深的印象。1945年抗战胜利,詹老感怀国事,立志报国发奋学习的时候,比他大一岁的扬州老乡江泽民从南京中央大学转到了国立上海交大继续攻读电机工程专业,两人由老乡变成了同学。两年后,两人一同从国立上海交通大学毕业,走上了报国救民之路。

救国复兴苏州干铁路

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交通大学交通运输管理专业毕业后,詹老先生在1947年进入铁路系统工作,先后在杭州、上海、苏州等多个货运站担任站长一职。詹老回忆,在抗日战争爆发前,南京国民政府建造了浙赣铁路、江南铁路和淮南铁路。但是随后,战争的硝烟弥漫,铁路被日军的战火严重损坏。在新中国成立前夕,他来到了上海铁路局杭州分局工作,在他的努力下,杭州人得以在1947年再次坐上火车。因为业绩突出,他又被调到苏州站工作。

就这样,詹老先生在如诗如画的江南苏州兢兢业业地工作了9年。直到1956年,中央决定吸收一批毕业于交通运输专业且有一定工作经验的大学毕业生来北京,学习苏联专家带来的苏联铁路运行模式知识。已过而立之年的詹麟老师服从组织的安排,来到了十分陌生的首都北京,再一次当起了学生。

当被问到自己的工作、学习被组织安排和决定是否有不满的情绪时,老先生大手一挥,爽朗一笑,“那时候做事,从来没有今天想得多,什么条件好不好,没有这个考量,组织让我去哪里,我就去那里,这是一种特别单纯的想法,哪像你们哟,瞻前顾后。

落地星城长沙教铁路

在底蕴深厚的北京潜心学习,1958年,国家为培养铁路人才提出了建设“六大铁路学校专业”的口号,星城长沙向这批在北京的高级知识分子发出了呼唤。在铁道学院还未建立前就已奔赴长沙的詹麟老师是当时中南土木建筑学院铁道交通专业不可多得的专业课老师。1960年,教育部批准在当时人称“南泥淖”的三座山坳间成立长沙铁道学院。已经在湖南大学安家两年的詹麟老师又舍弃安逸,来到了这片泥泞中。条件艰苦,是老师们和铁道学院的第一批学生一起搬砖挖泥抬手推车,将三座山坳用石板石阶连起来,建立了长沙铁道学院。时年33岁的詹麟老师扎根长沙铁道学院,教书育人,为祖国培养铁路人才。从此,他和家乡扬州1166公里的距离,再也没有改变过。

从苏州铁路局的站长到刚刚成立在一个泥淖中的学院的教书匠,詹麟欣然接受了身份上的变化,在教书中,他过了不惑、知命、花甲。当了年级主任,坚持授课;退休后,坚持授课;自己的学生成为院长、书记,他仍然在授课。不管学院的专业是交通运输、交通运输还是设备工程、物流工程,他主编的《站场讲义》都是学习铁路专业得学生要借阅的书籍。教书半辈子,他一直是那个学生上课犯困睡觉会出言提醒的老师,他也是那个因材施教、琢磨工作安排的教导主任,还是那个见到昔日学生当老师后在监考时看报纸就会严肃批评的长辈。范仲淹赞叹严子陵”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以此借喻詹老,再贴切不过。

老骥伏枥恰少年

我们谈及自己最近的学习生活状况,詹老兴致高了,会从椅子上站起来稳健地走一圈,全然不见耄耋之际的老态。听说最近学院在搞“无手机课堂”:学生们全部把手机放到一个袋子里,让学习委员保管。詹老听后双手在大腿上拍着,可爱地笑了起来,“青年人哦,不自律,是干不成大事的。除了自律,还要自省,吾日三省吾身,晚上在床上想想,今天有什么事情做得不够好,怎么才能够好,才能有进步嘛!拿着手机有那么好玩吗?” 谈及最近的中国诗词大会,他兴致勃勃地说自己到现在还在背诗、写诗,“你们要多读诗哦!读诗好!这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和精神,古诗不能丢!”说到刚刚过去的“两会”,他赞不绝口,“我觉得习近平做得挺好,中国在他的带领下,出不了错!”詹老先生的诉说让坐在对面的我们常常有一种面对鲜活历史的感觉,可看着詹老仍旧明亮澄澈的眼睛,会觉得他仍然是此间少年,一片赤诚之心仍在。

雨一直下,和90岁的詹老促膝长谈了1个多小时,我们提出告别。詹老师站起相送,说要给我们作句诗,还一字一句作了解释。詹老将我们送至门口,面对这位用一生为铁路教育铺路的老人,我们满怀敬意,深深地鞠了一躬。当门慢慢关起的时候,我看见詹老的腰,也弯了下来,对着我们鞠了一躬。

“更喜后人齐奋进,欣盼中华走复兴”。詹老先生的诗,献给诸位。



图说中南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