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中南微博
人民微博
中南微信
欢迎您进入中南大学新闻网 现在是:
 

 

张尧学校长在离退休干部党校“老骥伏枥”大讲堂的报告

(2014年4月2日,根据录音整理)

来源:学校办公室 点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14日 作者:——

尊敬的各位老领导、老首长、老专家:

大家上午好!

离退休处给我出了个题目,让我讲讲“两会”精神,其实我觉得大家通过报纸、电视、网络把“两会”精神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叫我传达还真传达不出新的东西来,最核心的一点,我觉得是按照中央的部署和习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把民生、改革、发展、稳定几个问题处理好,把自己单位的事搞好,这就是“两会”最大的精神。其它的,最核心的就是政府工作报告和大家的各种提案。我在教育组,对别的组情况了解不多,教育组最关心的还是教育改革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中南大学从2012年3月开始全面启动了综合改革,改革的有些举措是国内其它高校正在做的,有些是别人没有做的,但是真正从学校各个方面全面启动、系统推进改革的,我们学校算是走在前面的。各位老同志都非常关心学校的改革和发展,也多次提过方案和建议,学校也多次采纳大家的意见,这些情况我想你们都知道,就不在这里详细地讲了。

一、校内综合改革取得的一些成果

校内综合改革目前还在推进中,但如果回顾已取得的主要成果,我觉得最大的还是凝聚了人心。尽管学校现在问题还是不少,但无论是教师、学生、还是管理人员都有一条,就是劲往一块使、心往一处想,想把改革搞好、把学校搞好。这一点通过去年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也充分反映了出来。今年开学初,中央督导组到学校来进行测评,参加测评的人是随机抽的,一共400多人,票投完就被拿走了,也没让我们看到,校党委常委都没参与,最后整个班子的优秀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多,这起码从一个方面反映我们学校广大教职员工还是信任校班子,同时大家都是把心往一块想、把劲往一处使的。这是改革给我们带来的最大成果。如果大家都想把学校搞好,那学校就会越来越好,而且发展的会更快。

第二个成果,我觉得是大家收入多了一些。老同志虽然相对少一点,因为毕竟首先要鼓励在一线工作的教师们,但我们每次基本上都照顾老同志了。这两年学校的平均收入应该是翻了一番左右,中央提出居民收入是十年翻一番,我们两年达到或者基本达到这个目标,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第三,理顺了学校内部管理体制。我们成立了以学院为单位的教授委员会,这个委员会跟以前的教学指导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学术委员会都不一样,它是有实际权力的,要负责进人、绩效考核还有职称的评审。这些都是实的,一些重大事项教授委员会如果不讨论通过,院党政联席会议就不能讨论,这样二者之间就形成了一个互相沟通、互相制约的关系,逐步地把公共事务从原来比较封闭的状态,转向一个民主的、公开的、公平的状态,公平要逐步达到,现在慢慢做到相对公平。我们有些学院的教授委员会刚成立的时候不会运作,都是书记院长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后来发现有时他们的想法和书记院长的不一致,出现了一些教授委员会的意见和院党政联席会议完全不一样的情况,他们开始学会表达不同意见,代表群众说话了,这就是好的方向。教授委员会是民主选举的,应为选民负责。要通过教授委员会达到教授治校、民主管理、学术自治的目的。

这第二和第三个成果简单来讲,一是大家的腰包鼓了一点,二是嘴巴放开了点,可以有说话的地方,这两件事情也是中南大学改革做得比较好的,其他就是教代会报告里已经说了,我也就不细讲。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要特别指出,去年11月4号,习近平总书记专程到学校来了一个小时,这是对中南的巨大关怀和肯定。据我所知总书记还去过很多其他省份,有些省的高校想请总书记去,总书记都没去。习近平同志就任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后,只去了两所高校:一所是中南大学;一所是国防科技大学。对于中南大学,无论是湘雅、还是铁道、还是工大,自建校以来国家元首到学校来还是第一次,这是对中南大学全体师生员工极大的支持和鼓励。

第四,改革还解决了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明确了学校的目标定位与改革发展的路线图,这个也非常重要。关于建设一所什么样的大学,我们有过不少的摸索和争论,但现在大家基本统一到建一所世界知名的有特色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上来,这个定位还是比较准的,我们的特色是建立在我们几所高校长期的历史上基础上的,像湘雅100多年、铁道60多年,工大也是60多年。湘雅的特色很明确,它是我国第一所开展西医教育的学校,所以医学肯定是我们的一个特色;而像铁路、轨道交通,也是我们的特色,当然还有数学;像工大的资源、材料、冶金等,更是我们的特色。

在抓住这些特色的同时,我们也要把当前发展比较快的、新的科学技术和原来的特色相结合,像信息技术里面的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这些都可以跟我们传统的特色相结合。比如我们的湘雅临床大数据,就把信息技术引用进来,我们这几天就要和中国移动签协议,仅一个大数据系统,它就要给我们5个亿。此外中信银行也已经投了5个亿,当然钱是放在另外一个公司里在做,但是这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湘雅大数据做的,我们学校自己也拿了1个亿。这件事还不仅仅是钱,全国都在关注这个,因为迄今为止,包括政府在内还没有哪一个单位一下子拿1个亿出来做大数据。北京很多医院都想做,但是没有人拍板投钱去做,所以我们先走一步,如果把大数据做好就会显示巨大的威力,它会把基础、临床、病人,把大医院、小医院全部联合起来,美国刚出来的一本书讲大数据会颠覆整个医疗,这个英文叫Creative destruction,就是创新型毁灭,实际上是重构、重建。书中举了个例子我很深刻,心血管血液浓度高发生血栓的时候人是要死的,有一种新药叫t-PA,你必须用小管子插进去溶栓,这个药是新药,没办法实验,正好有一个德国人因为阻塞到心脏,快死了,就给他插这个管子进去,插进去医生打多少量也不知道,最后打了20毫升血管就通了。结果就把t-PA的溶血标准定为了20毫升。但实际上呢?实际是至少要100毫升!但是那个人为什么20毫升就通了呢?是因为打造影剂的结果。写这本书的是个很出名的大夫,他说大数据系统建立起来,一分析就不会出现这种错误,就会少死很多人;因为这些使用溶血栓只打20毫升的人几乎都死了。所以有大数据一分析就能避免这个问题,这些人都不会死。

二、当前学校面临的一些问题

虽然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的问题。双代会的报告我讲了不少问题,今天借此机会跟老同志们汇报。我认为现在学校几个比较大的问题。

第一,就是从外部环境讲,我们是生存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夹缝中间。企业完全市场化,哪怕是国企,它的人员招聘、经营方向、价格定价,基本关系是靠市场决定,它只有一点,股东对它要求利润,甚至连工资的上限以前都是不管的。现在管了,由国资委总控,所以国企的老板可以拿比较多的钱。我们记得有一年开两会的时候,代表们、记者们都围住某金融单位的负责人,因为他的年薪是7000多万!现在金融单位负责人年薪1000多万的多得是!因为它已经放开了市场,是市场经济,尽管他做的是某些垄断行业,比如电信、石油资源等等,很多都是垄断的,但是国家给它一个自行收费、自行招工、自己管理、自己挣钱、自己发钱这么一个机制,除了利润上缴,有很大的自主权,所以它的职工待遇、福利、待遇等等都很好,包括它的裁员也很灵活。我们现在要开除一个人,说实话非事业编的合同制说开就开了,只要是事业编制的,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中南大学的主人,谁开谁呀!永远开不掉的。所以,你看中南大学至今为止,除了犯法的、坐牢的、自己愿意走的,其他的只要是事业编的人,进了中南大学,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所以我们在进人、招生、拨款、收费,包括教学内容全是计划经济,今年招多少人不是校务会说了算,也不是党委常委会说了算,是教育部规划司说了算。比如去年招了8000,你今年可以招7950,但你不能只招7000或者9000,国家有一个完整的计划,比如零增长或者增长百分之五。大家还记得1999年的扩招吗?它就是一夜之间让你扩招50%,高校必须招,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这是什么?这是计划!中央政府的指令。所以学校在招生这方面完全按照政府指令在办事,一年给你1000个,你就只能招1000个,不能多招一个,多招一个进不了学籍系统,学校连登记的权力都没有。有些学生想得很简单,认为学校能够轻易地做一些事情,不行的,我们发的文凭盖的章,如果在网上查不着,那所招的人、发的文凭就都是假的。

国家给我们的拨款也是严格按照中央计划来的,某某专项给多少钱,学校是没有话语权的。比如说清华大学,他们学生比我们少,本科、硕士、博士加起来不到3万人,他们去年的钱是110个亿。我们是5万多学生,还这么努力,我来的时候才20多个亿,今年预算36个亿,算是增加了一些,但是清华的钱要比我们多得多,所以从办学经费角度上讲,这就是计划,没有竞争的,你就这么多。

收费也是一样,我们的收费,比如说学生的学费,1999年的标准到现在没涨一分钱,去年湖南省物价局想调调价,文件刚出来,很多学生有意见,马上收回去了,不能加。我们学生的住宿费一年1100块钱,是1999年定的,2014年还是1100块钱,学生还成天讲住房条件不好,的的确确是不好,楼道很窄、很暗,一个房间里面4个人,又脏、又乱、又臭,然后有时候小偷还光顾一下,空调也没有,去年8月份那些学生把睡在楼顶上的照片在网上疯传,然后还编了个歌——张校长装空调!学生们热得要死,这的确也是没办法。但是反过来想,学生住一个月就交一百块钱,你想你现在100块钱上哪租房子去,但是它就是不让你多收费,多收费是犯错误的。

我们吃饭也是,大家经常在食堂吃饭,食堂吃饭大概就是5块钱吧,最多7块钱就吃得挺好了。学校在不要水电、不要房租的情况下,食堂花费成本一块钱学校还要补一毛钱,去年补助学生吃饭是1000多万。所以,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市场体系,完全就是计划经济,就这个价你必须让学生吃好,学生有意见你就得担待,但是学校的支出,比如盖楼、盖新校区,买任何钢筋、任何水泥,买任何材料对应的都是市场,便宜它不卖给你,所以你得多花钱。学校盖学生宿舍,住宿费收的是一百块钱,但盖的成本要2000多块钱一平米,还不包括土地。然后还要请人做楼管看楼,给看楼阿姨钱低了人家还不好好看,这些都是市场。学生招的是计划,出去的是市场,国家原来是包分配,现在不包分配了,所以现在在市场和计划之间夹缝生存最难的是高校。全国招生进来的人是统考,大家都认为统考好,其实国企招工为什么不统考?它招人为什么可以自己招?它是市场,我们还是计划。在这个环境下,机制体制给学校发展带来巨大困难。另外还有很多自身的问题,比如行政化,高校不像高校,像机关、像政府部门,特别是省属高校,基本上省里就按照直附属事业单位管理。

第二,我们自己也有问题,行政化严重。行政化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一个机构很多,比如我们30个多个机关部处单位,这么多机构好多职责是重叠的,上面设什么我们就设什么。比如党委部门,从宣传部、统战部、机关党委、组织部、规划部等,一应俱全。我们就这么七千多职工的学校,一线教师三千多,机关及直附属单位加上二级单位的行政人员再加上其他教辅人员,是四千多人。换句话说,跟生产队一样,在一线干活的人和在大队干活的人都是拿工分的,在大队坐班的比干活的人还要多,我们是三千和四千的比例,三千人在一线,四千多人在后方。这四千人还不包括我们请的一千多临时工。我们有很多同志,因为是事业编就不干活了,活就交给临时工去干,他在那当指挥。而他一个人的工资可能要超过四到五个临时工。

第三,服务也不好。我们的机关部门都是服务的,像房产处是服务教职工住房的,本科生院、研究生院是面向学生和教师的,当然人事处也是面向教师的。如果我们的机关和部门,不努力为师生服务,态度不好,能力不强,这就不好了。今年学校要采取一些措施,要考评,就是采用服务对象打分的办法,对投诉进行统计,因为现在有校长信箱、书记信箱,师生有意见可以通过信箱反映,一年通过这个信箱累积下来,统计以后,根据服务对象的投诉多少扣相关人员的年终绩效。

第四,不讲规则,办事随意性大。前两天我又接了个判决通知书,这两个月这种判决书之类的我接了好多个。最近的这个就是过去的某位领导,擅自给人以学校的名义做担保,后来惹出了麻烦,现在人家要求我们赔,仅诉讼费就是好几十万。我说你不是法人代表,又没有获得授权,这么大的事你都敢干?这官司打了好多年了,而且打这个官司期间没有一个人去认认真真地研究案子,因为合同本来就是个无效的,他既不是法人代表又没有得到法人授权。人家把我们告了,我们的有关人员请律师把一个无效合同打成了有效合同。还跟我说没问题,还会赚的、还能赢、还能搞回来多少钱。一看判决书傻眼了,要赔钱。你们说我们一点也不用点脑子想呢,一个二级单位负责人怎么就敢去担保,凭什么担保、拿什么担保?!类似这种事情,就是上法庭出了案子的,好几起。我们“敢为人先”啊,不请示、不商量,文件规则什么都有,就是不看,想怎么来怎么来,从来不考虑集体利益、不考虑大家利益,惹出问题和麻烦了自己拍屁股走了,后面的人使劲擦都擦不干净,没有办法擦啊!为什么会这样?大家都是好人,归根到底就是不讲诚信不讲规则,随意性大,敢为人先但没有志存高远,问题的根源就在这里。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当然现在慢慢在改。今年和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就是把制度形成文化,让大家遵守制度。

第五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总体来说师资水平不高。我们有十几个院士。但是,除了院士之外,比如说长江、杰青、千人计划,或者说什么头衔都没有但水平很高的、国内有影响、有地位的年轻教授,扳着指头都数不出几个来。一个大学靠什么?就是靠大师。如果一个教授在行业、在国家说话没有影响、没有地位,怎么算名教授呢?一所大学要没有一批知名教授,大学怎么办?所以,我们的老同志、老一点的院士、老一点的知名教授培养接班人的任务相当繁重。一个院士上年龄以后,或者知名教授退休以后,有没有接班人能够像现在的院士或者学术带头人那样,在全国能讲一些有影响的话、做一些有影响的事?这对学校和学科都非常重要。

在成果方面,我们的材料、找矿、医学等都是很不错的。但是,我们现在在材料上也面临着极大的竞争。我们的材料学科从上一次的第二名下降到了第七名,而材料还是我们学校最强的学科之一,有几个学院,材料学院、粉末冶金研究院、航空航天学院,还有冶金学院,都在搞材料。但是我们材料学科的评分还在下降。清华大学就是一个材料系,几十个人,但排第一。当然我们在军工上,最近有一个超高难熔金属,在全国只有我们做出来了,但过几天人家也会做出来的。另外,在基础研究方面,我们最近这两年在医学、在年轻教授上推动了一下,所以我们的高水平论文在大幅度上升,我们去年各学科在全世界最好的五种杂志中的发表排名第四,浙大、北大、清华之后就是我们,差别也不大,最好的170多篇,我们将近130篇,差了40多篇。这是讲最好的。但是,国际上有一个科技论文的ESI统计,是各个学科进入全球高校前百分之一的,我们只有7个学科进去了,其中医学占了四个,其他的占了三个。其他的三个是什么呢?一个是工程,一个是材料,一个是化学,我们连数学都没进去。湖南大学的数学、物理都进去了。大家可能认为我们的数学比湖南大学强吧?不是,从论文来看,我们不如湖大。这是怎么算的呢?是按最近十年的发表的高水平论文和引用率,比如2003到2013年,在该学科领域发表了多少篇论文?有多少人引用你的论文?综合出该学科在全球的排位就出来了。医学领域,临床、药理、毒理、生物医学都进了ESI的前1%,神经科学行为科学是今年新进去的。所以医学领域进ESI的有4个。我看了一个报告,我们临床的论文,近几年是呈指数级在上涨,特别是2012年,增长很快。2013年还没统计出来,如果统计出来,我估计要超过我们工程学科的论文数量。我们的工程学科、材料学科略有一点线性的增长,临床的论文是指数曲线在增长,原来差别很大,现在只差一点点了。潜在的能进ESI前1%的,首先是数学,现在还差一点点就进了,物理还比较远,现在才达到百分之五十几,进全球ESI前1%还有很长的路。再接着有希望的是计算机科学,计算机科学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十几了,2012年他们出了不少好文章,2013年也出了一些,估计2014、2015年也能进入ESI前1%。数学、计算机科学,还有一个社会学也是接近ESI前1%。社会学的论文大家不要以为是文科写的,它们大部分也是工科写的。包括我们的农业科学,我一查,发现几篇好论文就是化学化工学院的三位教师在日本进修时写的,发表论文的学科类型不是按照学院划分的。我们体量这么大的一个学校,没有十几个学科进全球ESI前1%的话,证明我们的基础研究也是比较差的。当然我们最近几年的改革政策会在今后三到五年之内见效果,所以还是要有些信心。

另外,师资水平不高还体现在国际化程度和意识不够。我们的国际交流基本上是学校自己送出去的那些人回来讲讲学,转一转,真的是大鼻子的洋人来的有,但不太多。高水平一流大学和我们合作的也不多。国际化的意识,第一是规则,一所高水平大学,首先是一所讲规则的大学,民主社会是契约社会,干什么都是按法制,法制就是规则。法制,诚信,公平,这是市场经济的三大规则。我们怎样用国际规则的意识去和人交流?例如我们的教授有多少参加国际学术机构的组织活动?每年写多少英文信?回答多少英文来信?用什么格式等等?我们国内的交流也少。我们的教师不太愿意出去竞争性获取资源,这几年国家的科研经费是大幅度增加,每年的增幅都在20%以上,而我们学校的科研经费始终上不去,长期徘徊在7-8个亿之间。而跟我们规模差不多的华中科技大学已经到15、16个亿了。华中科技大学旁边还有武汉大学,我们省就是一个中南大学。武汉的大学比我们多多了,光教育部的直属高校有华中科技、武汉大学、武汉理工、华中农大、华中师范大学等,其他省部属高校有六七个。人家科研经费怎么就上去了?我们怎么就上不去?我们有些教师,缺少狼性,不出去。就是找学校,说学校这个没投入,那个没投入,学校就那点钱,专门靠学校那点钱搞科研,那大家工资都没得发了。学校的任务是以人为本,把投到设备和科研上的钱转过来投到人的身上,让大家的收入涨上来。你自己出去跑科研经费,何必守着学校这点钱来做科研呢?学校是把一分钱掰作两分钱用,把大家的绩效,收入涨上来。现在物价每年都在涨,我们也必须每年涨一点,使大家生活体面一些。然后,大家除了讲课,再多到外面承担一些科研任务。你在承担任务的过程中,随着你们的贡献增加,名气、地位也出来了,影响力也出来了。如果老是坐在家里,现在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你做的再好,没有人知道,国家不用你的,社会不用你的,和没做是一样的,而且过两天人家就超过你了。年龄大一点的教授也就算了,如果年轻教授也是这个样子,也不愿意多跑,那就麻烦了,这就是我们的问题。

第六个大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就是无论是教师、管理层还是学生,我们的价值判断和价值标准发生了偏移。这个偏移当然不能只怪我们学校,整个社会都是这样的,只讲名利,不讲情义,只讲利益,不讲规则。什么事情都是先考虑自己,不管别人,什么小事情都想闹成大事情。稍微受点委屈就要到一办、二办来围堵。现在好一点了,围的人少一点了,但还是有。他们以为把书记、校长围住就能解决问题。但学校是讲道理的,有道理的事我们积极解决,也不要你围。没有道理你就是再闹我们也没有办法解决。采用极端手段压学校让步,没有这个事。群众利益只要是合理合情的,不要讲我们也会去认真努力办。不合理、不合法的,再闹不会办。不然无法服众。规则、程序、制度就没有办法执行。一所大学要想让人人都感到愉快,靠什么?不是靠人,是靠制度,靠自觉地执行制度。所以我们说要把制度建成文化。人类真正的进步就是大家在一个规则的环境下和谐相处。

第七,就是普遍存在的对教育规律把握不准确。两会期间,许多代表一讨论就是教育规律,就说要按教育规律办事。我说你们谁给我说说什么是教育规律,还真没一个人答的出来。您们都是老同志,大家能说出什么是教育规律吗?我说我理解的教育规律首先是设定目标。当你的目标设定之后,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所采用的可推广的成本最低的办法。你不可推广,比如南方有的大学,花多少个亿培养一百个学生,哪怕那一百个人都拿诺贝尔奖,你说那能叫规律吗?第一他没拿到,要多少年之后才能评价,没办法推广。第二,中国的绝大部分地区,都没有办法拿出那么多钱。最近,有些地方出巨资办国际合作大学,我认为失败的可能性大。为什么?第一,培养目标不清楚;第二,培养路径不明确。仅仅靠钱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用高成本培养学生不是我们的国情,美国大学生每年学费3-4万美元,中国家庭出不起。我们要用较少的钱,培养最好的学生。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采用了一些符合我国国情的培养方案,又没花太多的钱,这样才能推广。培养目标决定教育规律,目标不一样你的办法和规律也不一样,不存在单纯的通用的教育规律。文科学生的培养目标,理科学生的培养目标、工科学生的培养目标都是不一样的。既然它不一样,你采用的培养办法也就不一样。所以仅仅单纯讲按教育规律来办事,这句话是句打人的话,是句砸人的石头。不过,用较少的钱办学也不等于不要钱办学,我们现在的投入还是严重不足。学校现在很多事情想做,修学生宿舍、盖体育馆、建实验室、搞教改、搞科研都要钱。没办法,没钱,有些事做不了,只能缓着,一步一步来。今年的预算是36.6个亿,比去年多了两个多亿,大家还得去拼命把这两个多亿挣回来。因为全国要求压缩财政开支,国家的拨款在减少,教育的整个口子经费压缩5%。经费在减少,我们的预算在增加,还不准贷款,企业还准贷款,我们是不准贷款的。但物价指数在涨,每年给大家或多或少还得涨一点。我们今年还准备拿一个多亿出来涨绩效。所以,如果说哪个地方能多给我一点钱,我想我们就好做多了。现在我们还是很难的,钱不多,但是活得干,发展还得抓紧。你发展得慢就是退步,因为别人也在发展,而且别人的钱比我们多,985、211等专项给其他大学的比我们多,而且地方还给那些学校配套。

三、今年要做的几项重点工作

已经十点多了,给我的时间是90分钟,我稍微抓紧点。后面讲讲今年我们准备做些什么事。寒假期间,我们搞了三个调研,一个就是机关单位的岗位设置和人员的情况,一个就是二级学院的行政人员、实验室人员和辅导人员情况,第三个是考核和目标的完成情况,我们大概还在这几个方面深化改革。

第一,进一步推进管理体制机制的改革。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方面,我们有点创新的就是在二级学院成立教授委员会,把权力下放到二级学院,现在看来运转进入了一个良好的阶段。那么下一步准备再干什么呢?下一步就是要求机关和二级学院减少事业编行政人员和辅助人员。例如有个二级学院,300个人中间,有40多个行政人员,还有40多个实验室人员,教师只有两百多。你想一个学院这么多的行政和实验人员,包袱有多重啊!现在说要削减掉一部分,如果采用国企的方法,给笔钱买单就行了。但是,中南大学不行。怎么办?我们的办法是人都可以不动,但是学校给院里的绩效可能会减少。就是学校和学院核定编制,比如说你四十几个人,学校给你核定到二十个或者三十个,就给你这么多了。然后,按自然退休,逐步减少。权力都在院里。

另外也逐步推进二级学院和学校机关的机构改革,机构改革就是把原来的所有的科室对应一个处的,比如说教务、研究生啊,按一人多岗的原则合并。如果搞得好的话,我们就像清华大学那样在二级机构只设业务办公室和行政办公室,每个办公室都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例如业务办公室,就研究生、本科生、科研等全部一起干。行政办公室就组织、党务、行政,也一起干。人员逐步减少到一个办公室两到三个,不够的聘用合同人员或学生。这样争取把负担压下来。当然今天、明天完不成,需要一段时间,但是要把目标设定清楚,然后一步步去努力。

对于校机关来说,学校今年准备强制性压10%的编制,然后再用20%作为非事业编。 大家可能会想,这10%谁走啊?谁走谁也不愿意。那好,也采用只出不进的办法。比如说现在办公室有30个人,那么编制就减到27个。多三个怎么办,多三个从今以后的绩效只给27个人的,要减的三个人按退休后只退不进的办法解决。今后机关要严格控制进人。一个人也不会进了,机关进人全面停止。如果慢慢退掉接近30%,甚至超过30%的时候,可以进什么人,可以进非事业编。机关一段时间内,事业编的人一个也不进。事业编的人只进一线。用这种办法,花五到十年,把学校负担减下来。

第二,进一步加大教授治校的力度。我刚才讲的是管理机制的改革,是讲我们学校的行政管理。那么教授治校讲的是一线的教学和科研这块,一线的教学和科研要采用各种办法加强。一个是引进人,就是把好的人才引进来,第二个就是发挥现有人才的积极性。在引进人才方面,比如说某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我们要有计划引进一批。我们学校文科最近来了个胡彬彬教授,他带来了许多宝贝。他有金箔上面刻有文字的书,大家看到过金书了没有?我估计很多同志都是第一次听说,他有几大保险柜金书。大家都知道黄花梨贵吧?他那个海南的黄花梨堆了几房间,都是明代的,等等。他有很多宝贝,有这么一个人就能把我们文科搞得很大。因为他那些东西都是别人没有的,那是几代人收藏,都是收的民间村落文化的东西。博物馆收藏的是皇家贵族的,胡教授收的是我们民间草根的。许多东西以前没见过。例如,我们国家的第一部军事法,它是刻在一个石碑上的。这个石碑就是一千多年以前被这个族的族长竖在村头。上面刻的是敌人来了,全村的男人要怎么做?女人要怎么做?你搞古代军事史研究的话,你去哪找?找不着啊!但他有实物。我国的妇女儿童保护法也是刻在石碑上的。原来生的女孩子如果多了,要放在马桶里溺死的。族长就刻在了石碑上,命令不准溺死。我们准备给他盖个博物馆,然后每年拿一些给他做科研。因他不仅是中南的,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村落文化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包括我们湖南人的形成,都是有巨大价值的。他是实证性的研究,有东西在,他把东西在那一摆你就看到了。还有就是发挥现有人才的积极性。这有两点,第一是让教授参加学科和学校的民主管理,让权力在规则下运作。第二是提高一线教授们的收入,让大家钱包鼓起来。

第三,进一步改革分配制度。这两三年我们连续涨了3次绩效,都是按照级别、职称,加上教学和科研的比例来的,后面我们还要涨,只是涨多少的问题,争取每年都涨一点。涨幅当然不一定有多大,物价在涨,每年不多少涨一点的话,对不起老百姓。但今后如何涨,我们要从分配制度上进一步改革。例如,今年要改革机关的考核,考核用三三四的办法。“三三四”,就是领导打30分,领导是指上两级领导,比如处长就是校长、书记和主管校长,副处长就是副校长和处长,给他打30分。还有30分谁打呢,服务对象。就是他给学生服务,学生觉得服务好不好,打30分。学生怎么表示呢?不好的话,我看有很多学生写投诉信,如果有学生觉得特别好,他也写表扬信。另外学生也可以直接反映。服务对象评价占30分。另外就是自己写个总结,同事们一起给他打40分。90分以上我们加10%的绩效,70分以下我们就减一点,60分以下,对不起,就没了。目标就一个,要机关人员改进服务态度,改进工作作风,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这是今年机关分配制度进一步改革的例子。

第四,改革评价制度。就是怎么样评价我们的教授副教授,怎么去给他们提职称。这方面要真正把评价的权利还给学术,还给小同行,学校只控制指标。

第五,推进本科生培养模式改革。今年重点做两件事,一个梳理课程体系。还是我原来讲的,要针对本学科的培养目标,你到底想把学生培养成什么样的人,要定一个目标。目标定下来之后,你用怎么样的课程体系,课外课内结合起来,课内干什么、课外干什么,梳理,我们拿了一笔钱,凡是梳理课程体系,写出申请的,学校给他点钱去做。做完以后,经过教职工代表大会和学生工作委员会反复讨论,讨论通过了实施。

除了课程体系,还要改革课堂。我们今年准备改革40门课程,一门是20万。就是让学生进行交互式、讨论式、主动式学习,三分之一由老师讲,三分之二还给学生,分组讨论,让学生迟到的、睡觉的这些现象,通过以学生为主在课堂上进行讲述来消灭掉,使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

第六,科研体制改革。科研体制改革我们也要进一步推进。今年为了促一下我们的ESI,学校准备拿一笔钱出来加强对在数学、计算机科学、社会科学这几个接近ESI边缘的学科进行建设,推动我们学校有10个以上的学科早点进世界ESI前1%。

第七,人事制度改革,今年要下决心把事业编和非事业编落实下去。现在无论是院所还是机关,都要严格按计划进人,计划之外的,只能进非事业编人员。原则上,事业编的教师50%以上得国外回来进,校内的不准留,一年进大概进60个左右。我们去年60个,今年也是60个左右,严格控制,进来的必须是最好的,中南大学现在想来工作的人多一些了,挑选的余地比较大。现在一个岗位,比如招辅导员,比例就接近十个比一个。

第八,进一步推进医学工作改革。医学工作我们努力了几年,一是成立了医学教育工作委员会,一个是湘雅临床大数据系统,还有评了湘雅名医和最美护士。最重要的就是理清了医学发展的理念,就是以临床为龙头,以医生为核心,以病人为中心,基础和其他的都围绕着临床来做,今年来进一步推进。同时今年要把湘雅五医院建起来,这个省委省政府下了很大决心,学校也下了很大决心,准备在省政府旁边建一个大型三甲医院。

第九,研究生培养机制的改革。

第十,后勤的改革。

因时间关系,别的我就不多讲了。

谢谢大家!


图说中南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