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校长与我的大学-中南大学新闻网门户网站
关闭
中南微博
人民微博
中南微信
欢迎您进入中南大学新闻网 现在是:
 

 

我的校长与我的大学

来源:护理1102班 点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作者:王聪聪

作为一名2011级的学生,张尧学校长与我们同期进入中南大学。在好奇心的驱动下,为了更加全面了解这位学生心中的传奇人物,于是我做了各种调查,报告如下。

去年11月,张尧学从教育部调任中南大学校长不到4个月,就推出一系列改革方案,涉及人事制度、本科教育、学位与研究生教育、科技体制等多个方面。给我们上课的一位副教授预言:“中南大学将实施最激进有效的改革。”

中南大学三届二次教代会、工代会上,“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张尧学在校长工作报告中提出了4项改革方案,引发了传媒的关注,尤其在教育界激起很大反响。目前,正处于大家反思与探索高等教育机制体制改革路径的高峰时期,张尧学校长改革思路的整体“亮剑”是建立在还原大学本来面目的基础之上,对“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高水平大学建设的一次理论认识和实践探索。

何为一流大学?张尧学校长认为 ,在基础研究上有嵌入人类知识宝库的创新成果;在应用研究上有引领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技术;在人才培养上有活跃于各个领域的优秀人才;在精神血脉上有自己的文化传承——至少具备其中一条都可称之为一流大学。但是我们要建一所有特色的高水平的一流大学任重而道远。怎么办?首先是改革,改革求发展,发展促改革。

尧学校长指出:除了公共课外,在专业课程上,刚毕业的博士和博士后不准上讲台。年轻的博士正值年富力强、精力最充沛、思维最活跃的时候,让他们在创新的最佳时期打下自己的学术基础,同时,适当地做些助教工作,熟悉教学工作,学习教学技能、方法。这样,当他评上副教授必须去授课时,就具备了应有的科研经验、实践动手能力、教学基础和精力,将他们的人生阅历、亲身体验和学业知识一起传授给学生,更能有效地影响学生。

进一步精简课程:对各专业核心课程进行科学梳理,优化教学内容,减少授课时数,周学时力争不超过25学时,给学生提供更多自主学习的空间。推动实验室尤其是科研实验室向本科生全面开放。通过培训、讲座、创新性实验等形式,提高学生的实践和创新能力。根据实验类型、开放时间、学生人数的不同,给承担实验室开放任务的教师、实验技术人员计算教学工作量。

建立和完善新型的教学质量监控体系。落实校院两级督导专家听课、学院领导及同行听课、教学管理部门人员听课制度;建立学生网上评教、教师评学、教学法活动点评制度;建立听课意见反馈教师、网络点评结果反馈教师、就业质量反馈管理部门和二级学院的反馈制度;落实基础课考教分离、考后点评分析、学习困难学生帮扶等制度;建立二级学院教学工作评估结果发布制度、教学事故通报制度;建立人才培养质量分析制度;实施二级学院教学状态分类评估。

切实推进以听说等应用能力培养为主的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全面推进分级教学、小班授课,大学英语教学适量减少课时,逐步实现计算机化,完善网络自主学习平台;改革考核模 式,综合考核学生英语能力。2012年又实行了分级英语教学的办法。

加强开放式科研大平台建设:对接国家“2011计划”,完善现有科研组织模式,在原有科研平台的基础上,组建适应现代科技体制发展要求的开放式协同创新大平台,鼓励科技人员跨学科组织创新团队;建立平台全额成本的现代管理制度;各类平台向社会全面开放,实现平台和社会之间的创新要素自由流动。

研究生教育改革的基本思路是“完善制度、改革模式、导师主导、提高质量”。抓住国家大力发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契机,推进学术学位和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培养的规模结构调整。在硕士生层次,减少学术学位硕士生招生,逐步地将今后的硕士生全部转为专业学位硕士生。在博士生层次,逐步发展工程博士和其他专业博士教育,力争专业博士和学术博士教育并重。学术博士主要面向科研与师资,专业博士主要面向国民经济体制改革。学术博士生招生主要采取硕博连读方式,选拔有攻读博士学位意愿且有相应潜质者攻读博士学位,资格考试不合格者与不想继续攻读博士学位者,可申请攻读硕士学位,并辅以相应的淘汰机制。

“只要做的事情是对的,哪怕是拖一天,就是犯罪。”张尧学如此解释他的心情。他认为,大学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不改革就没有前进的动力,就会失去许多发展的机遇,就会延缓我们建设世界知名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步伐。

中南大学推出的举措旨在激发师生的创造力,针对的问题,在“211”工程高校和“985”工程高校比较普遍地存在。这两类大学承担着我国建设高水平大学和世界一流学府的重任。

张尧学曾担任过教育部科技司、高教司和国务院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办的负责人,对我国高等教育存在的弊端有清醒而全面的认识。很相信他能带领中南大学走在全国高校的“前面一点点”。

迈出这些步伐是为了朝着理想中的大学前进。何为理想大学?既是院士又是作家的张尧学没有用枯燥的数字和指标去阐释。他在3月9日的院士报告会上,用感性的语言对学生说:“如果你们毕业多年后,回忆起在母校的日子,觉得很美好、很愉快,哪怕是很辛苦,你依然觉得这些年过得很充实,那么,我觉得中南大学就非常成功了。

尽管,中南大学的改革还在进一步的酝酿当中,但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左高山已打消了自己的疑虑:这不是一场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改革,而是一揽子、整体的改革,能够防止过去改革的碎片化。

张尧学毫不掩饰他对改革的迫切性,但对改革成效的评价,他却放眼于几十年后。“现在,不少大学都在争第一。我想,中南大学就不要争那么多第一,大学要有度量,不要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他笑着说:“一次评估、一个学科落后又怎么样?谁把我评落后,我还高兴。”

这就是我的大学,这就是我的校长,我们一起走在改革的前沿!!!


图说中南

新闻排行